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

International language organization (under establishment)

Organización de idiomas internacionales (en su creación)

La Lingua Internazionale (Organizzazione fondata in)

Die Internationale Sprache Organisation (gründung)

Organis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 langue (création)

Организация "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языковая организация"

首页 home page投资项目investment projects联系各国Contact countries重大事件Event各项规定I rule
高级语言学派Advanced linguistic school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ILO History 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关于我about me网站运行记录Website running record世界思想大会伟大主义待用栏目Standby column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大事件Event >> 内容

中国建国七十周年事件

时间:2021/5/11 2:34:34 点击:

  核心提示: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建国70周年事件”。2019年9月23号,下午,我去医院,我想看一看被撞伤的腿,但是,我腿疼痛走路慢,到医院,快下班了,我离开医院,我想明天再来,早点来。大约22点,我坐公交车回...

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中国建国70周年事件”。

    2019年9月23号,下午,我去医院,我想看一看被撞伤的腿,但是,我腿疼痛走路慢,到医院,快下班了,我离开医院,我想明天再来,早点来。
    大约22点,我坐公交车回我租的房子,我下了公交车,辽宁的警察抓住了我。我不知道辽宁警察是怎么知道我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点下公交车的。由此看来,中国政府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包括我流浪乞讨,露宿街头,捡垃圾吃维持生存,包括我创立国际语言组织给中国发建议书。
    辽宁警察说,国家规定,不让我在北京过国庆节,带我去辽宁。
    我说,我服从国家规定,我26号离开北京,上个月法院给我来传票了,26号上午法院开庭,中午,我跟你们走,如果你们现在带我走,那法院开庭我去不了,我是原告,法院按照撤诉处理,我的损失你们承担吗。
    辽宁警察说,不承担。
    我说,那我现在不能跟你们走。
    辽宁警察不听我说,强行抓我到警车里,骂我打我,我的左腿在去年车祸被撞伤,不能用力,我一只手拉着一个老年购物车,被他们抢了,他们很快就把我推到车里,后排座,他们三个人进了后排座,拧我的头,脖子差点拧断了,他们用胳膊肘卡住我的脖子,他们的腿膝盖压着我,他们手一下一下的往下按我胸口,我的脊柱弯曲的疼痛,他们在按我的胸口时,骂我:“草你妈……”。我也骂他们:草你妈。我的腿抽筋了,剧烈疼痛,我说腿抽筋了。我想申手把脚扳一下,他们压着,我手不能动。我突然头晕的难受,恐惧,我想让他们离开我的身上,我想恢复神智,解除恐惧,但是我没有力量推开他们,我难受的要死了。我说,你们让我下车呆一会,我腿抽筋好了,我再上来,他们不听,过了很长时间,他们放开了我 ,我的左边一个人,右边两个人,前排座的副局长。他们说,要把我塞进后备箱里,我更加恐惧了。如果他们真的把我塞进后备箱,那我死了,腿和身上抽筋能抽死,刚才那种被他们压在身上濒临死亡的感觉浮现,我不能舒展开身体,也会难受死。
    以后很多天,这种要死的感觉经常浮现出来,现在也偶尔浮现出来这种难受的感觉,我不敢坐在轿车的后排座,那种要死的感觉难受的不得了。
    24号上午,警车在高速跑的辽宁,派出所的所长打我。然后把我关押在一个旅店。我给当地110打电话投诉,要求恢复人身自由,到医院治疗,但是,110听说是上访的,不管。
    25号,北京法庭来电话说,由于开会,开庭日期,延期了,十一后再给我发传票。
    27号,我给当地政府12345打电话投诉,12345接电话的人说,你是信访人员吗。我说,以前上访过,但是,警察抓我的时候,我没有上访。12345说,那也是信访人员,这事我们不管。
    29号,上午,我下楼,我想去医院,我走到门口时,看管的人不让我出去,拉着我的包,踹了我一脚。我打电话给110,110把分局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打电话给分局,说了被关押在旅店,被打了。我又给纪检的电话号码打了电话。我又给110打电话,我说投诉警察打人,110给我一个号码12389,加当地的区号拨打回音是空号。
    下午我去了公安分局,信访和纪检的人接待了我,我把在北京被抓,押解到这个旅店的过程,把我被警察打的情况,受伤情况,都说了。
    30号,上午,写了投诉举报的书面材料,下午,两个看管的人跟着我,我到外面打印了材料,去再次到公安分局,给信访和纪检科交了书面材料。
    从北京到辽宁,警察辱骂殴打我,我身体多处受伤,头晕得很难受。
    因为辽宁的警察是以建国70周年为由,抓住我,辱骂殴打我,把我押解到辽宁,再次殴打我,关押我,所以,这个事情在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史上称为“建国70周年事件”。
    中国政府规定,在建国70周年的国庆节期间,不允许我在北京生活,我没有意见。我们国际语言组织将来诞生了,也是有很多规定的,互相理解吧。但是,辽宁警察以粗暴野蛮的辱骂殴打我的方式方法执行中央政府的命令,给我的精神和身体造成伤害,我对此有意见,中央政府让警察打我了吗?辽宁警察是根据什么规定打我的骂我的。辽宁有关部门必须承担责任,给我造成的伤害必须赔偿。
    国庆节之后,我回到北京,我到医院看病,辽宁警察打伤的,核磁等各种检查,右手骨折,脊柱损伤,右胯骨积液,右膝盖髌骨损伤。
    以上情况在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史上称为“中国建国七十周年事件”,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给我身体造成严重伤害,给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造成严重危害,给人类语言进步造成严重破坏,给中国在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史上的形象造成严重损害。
    建国七十周年事件已经快两年了,至今没有给我赔偿。
    由于这些伤,每天都在疼痛,我非常难受。2018年,我左腿被山东人撞伤了,我现在只有左手可以自如活动。我无法打工挣钱,我捡垃圾吃维持生存,维持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推动人类语言进步,推动世界历史进步。
    引起这些重大事件的情况,屁大的事。二十多年前,我单位欠我工资,我当年向区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区劳动局至今二十多年了,也没有给我一个劳动仲裁书,没有履行劳动局职责把我工资要回来。我的职工养老保险,当年劳动局说让我把单位承担的部分费用也让我交钱,我说,单位欠我工资还没给我,国家规定只让我交个人承担的部分钱,这个我交,国家没有规定让我交单位承担的钱,我不交。劳动局的局长说,你不交单位的承担的钱就不给你办保险。我的职工养老保险至今也没有办,市劳动局,省劳动厅,我都去反映问题了。
    我想问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一句话,“公务人员处罚法”失灵了吗?“渎职罪”的法律失灵了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失灵了吗?如果这些法律没有失灵,那么,请中国政府倒查20年,依法追究一切失职人员的责任。挽回这些失职人员给中国政府的形象造成的损失。
    2013年,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反映了问题,可以说,2013年起,国家接手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地点在辽宁,至今8年了,也没有解决。国家信访局多次批转辽宁解决,可是,辽宁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而且,区劳动局把我的养老保险账号撤销了。
    由于这个屁大的事,辽宁长期几十年也解决不好,由于辽宁警察打伤我,所以,我请求中央政府,我这个事别让辽宁办了,中央政府指定其他省市异地办理吧,以免辽宁办不好,再出现重大事件,给我造成伤害,给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造成危害,给世界历史进步造成破坏,给中国在人类语言进步史上的形象造成损害。我经常居住地点是北京,如果中央政府感觉在北京给我办职工养老保险便宜我了,那么,可以在天津,河北河南,湖北湖南,上海浙江,广东广西福建,都可以。欠我工资等钱的由其他省市确定金额,由中央政府划转辽宁承担。
    

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gaigailun,2021.5.11

建国七十周年事件,这一段历史,在发生后,我简单的介绍过,现在,详细一点写,也不是很详细,以后再写的更加详细。

作者:gaigailun 来源:概概论
  • 上一篇:2021中国两会事件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jtjt.org)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laoy! V4.0.6